B76杜甫七言歌走《题李尊师松树障子歌》读记

发布日期:2022-01-12 18:02    点击次数:84

杜甫七言歌走《题李尊师松树障子歌》读记

(幼溪西)

题李尊师松树障子歌

老夫早晨梳白头,玄都道士来相访。

握发呼儿延入户,手挑新画青松障。

障子松林静杳冥,凭轩忽若无丹青。

阴崖却承霜雪干,偃盖逆走虬龙形。

老夫平生益奇古,对此兴与精灵聚。

已知仙客意相亲,更觉良工心独苦。

松下丈人巾屦同,偶坐似是商山翁。

怅看聊歌紫芝弯,时危惨澹来哀风。

此诗写作时间难考。因诗中有“时危惨澹”,容易理解为安史之乱后作品。又因玄都坛、玄都不都雅都在长安,此诗作于长安的能够性较大。有些行家据此推想本诗为乾元元年(758)长安作品。吾的感觉是这首诗能够作于天宝十四载(755)冬安史之乱爆发前后或次年春长安陷贼之前。理由也很勉强。主要是诗中展现了“虬龙”这个意向。这或者就是《奉同郭给事汤东灵湫作》中的“长黄虬”。

老夫早晨梳白头,玄都道士来相访。

握发呼儿延入户,手挑新画青松障。

玄都:最早是古国名。《逸周书-史记》:“昔者玄都贤鬼道,废人事天,谋臣不必,龟策是从,神巫用国,哲士在外,玄都以亡。”后来道教借以指天神居住之地。《海内十洲记-玄洲》:“上有大玄都,仙伯真公所治。”再后来就有了玄都坛。据《类编长安志》:玄都坛“在终南山,汉武帝筑。”《三秦记》:“长安城南有谷通梁、汉者,号子午谷,入谷五里有玄都坛。”这个玄都坛现在还有遗迹。再后来又有了玄都不都雅。《长安志》(宋-宋敏求):“隋开皇二年,自长安故城徙通道不都雅于此,改名玄都不都雅。”这是个游人不都雅赏桃花胜地。刘禹锡在这边写下“玄都不都雅里桃千树,尽是刘郎往后种”的佳句。

握发:握着头发。典“握发吐脯”。《史记-周世家》:“一沐三握发,一饭三吐哺。”《送任老师任唐山丞》(唐-钱首):“上公频握发,才子共垂帷。”

障:古同“幛”。障子即幛子。指上面题有文字或绘有图画的布帛。常带有卷轴。

大意:早晨老夫吾正在“梳白头”,玄都坛的道士来相访。吾握着还没梳益的白头发,叫儿子先让宾客进门。宾客手里挑着一个新画的青松障子。(杜甫前几年写过一首《玄都坛歌寄元逸人》。没有关伪定这位玄都道士也是来自玄都坛。)

障子松林静杳冥,凭轩忽若无丹青。

阴崖却承霜雪干,偃盖逆走虬龙形。

杳冥:指天空;阴黑貌;渺茫貌;奥秘莫测貌。《对楚王问》(先秦-宋玉):“凤凰上击九千里,绝云霓,负苍天,遨游乎杳冥之上。”《水经注-胶水》(北魏-郦道元):“北眺巨海,杳冥无际,天际两分,白黑方别,所谓溟海者也。”《走经太华》(隋-孔德绍):“寥廓风尘远,杳冥川谷深。”《赠饶州韦之晋别驾》(唐-朱湾):“天道不可问,问天天杳冥。”

丹青:作颜料的丹砂和青雘(huò);红色和青色;指画像或图画。《史记-李斯列传》:“江南金锡不为用,西蜀丹青不为采。”《汉书-苏武传》:“竹帛所载,丹青所画。”《江上暂别…》(唐-陈子昂):“山水丹青杂,烟云紫翠浮。”《丹青引赠曹将军霸》(唐-杜甫):“丹青不知老将至,富贵于吾如浮云。”

阴崖:背阳的山崖。《蕙咏》(汉-繁钦):“蕙草生山北,托身失所依。植根阴崖侧,夙夜惧危颓。”《玄都坛歌寄元逸人》(唐-杜甫):“故人今居子午谷,独在阴崖结茅屋。”

偃盖:车蓬;伞盖;喻圆形覆罩之物。《抱朴子·仙药》(晋-葛洪):“五德芝,状似楼殿,茎方,其叶五色各具而不杂,上如偃盖,中常有甘露,紫气首数尺矣。”《赋得题新云》(南北朝-张正见):“西北春云首,遥临偃盖松。”《游明庆寺》(隋-姚察):“迥松高偃盖,水瀑细分泉。”

虬龙:传说的一种龙;喻盘屈的树枝。《天问》(先秦-屈原):“焉有虬龙,负熊以游?”《赠宣城赵太守悦》(唐-李白):“错落千丈松,虬龙盘古根。”《看山》(唐-贾岛):“虬龙一掬波,洗荡千万春。”

大意:障子上的松林稳定而奥秘,挂在阑干上骤然觉是真景而不是图画。背阳的山崖承托着满是霜雪的枝干。伞盖似的松树盘绕而上如虬龙之形。

老夫平生益奇古,对此兴与精灵聚。

已知仙客意相亲,更觉良工心独苦。

古:奇怪。

精灵:精灵之气;灵魂;天神或精怪。《齐武帝谥议》(南朝梁-沉约):“含精灵于五纬,驾贞明于三象。”《同不都雅陈十六史兴碑》(唐-高适):“荆衡气偏秀,江汉流不休;此地众精灵,未必生才杰。”《咏史》(唐-李华):“身物化名不灭,寒风吹墓田;精灵如有在,幽愤满松烟。”

兴与:《与周刚清溪玉镜潭宴别》(唐-李白):“千峰照积雪,万壑尽啼猿。兴与谢公相符,文因周子论。”《弯江》(唐-郑谷):“何人赏秋景,兴与此时同。”

仙客:指玄都道士李尊师。

相亲:互相钦佩益;相靠近。《管子-轻重丁》:“功臣之家……骨肉相亲。”《赠族人秣陵兄弟》(南北朝-何逊):“羁旅无俦(chóu)匹,形影自相亲。”《弯阿对月…》(唐-刘长卿):“白云心自远,沧海意相亲。

良工:泛称技艺拙劣的人。《尸子-分》:“良工之马易御也,圣王之民易治也。”《游峡山》(唐-沈佺期):“骚客吟无限,良工画想难。”《浮槎》(唐-骆宾王):“仙客终难托,良工岂易逢。”

大意:老夫吾平生对奇怪的事常益奇,对天神精怪特感有趣。已知李尊师拿这障子的有意是外示靠近,更觉得画师专一良苦。

松下丈人巾屦同,偶坐似是商山翁。

怅看聊歌紫芝弯,时危惨澹来哀风。

丈人:古时对老人的尊称。《论语-微子》:“子路从而后,遇丈人以杖荷蓧。”《芍药歌》(唐-韩愈):“一尊春酒甘若怡,丈人此乐无人知。花前醉倒歌者谁,楚狂幼子韩退之。”

巾屦(jù):头巾和鞋子。《题竹轩》(宋-张九成):“月出窗扉静,风来巾屦凉。”

偶坐:相对坐;同坐。《夏夜呈从兄…》(南朝宋-颜延之):“独静阙偶坐,临堂对星分。”《题袁氏别业》(唐-贺知章):“主人不相识,偶坐为林泉。”

紫芝:典“商山紫芝”。《高士传》(汉-皇甫谧):“四皓者,皆河内轵(zhǐ)人也,或在汲。一曰东园公,二曰甪(lù)里老师,三曰绮里季,四曰夏黄公,皆修道洁己,非义不动。秦首皇时,见秦政虐,乃退入蓝田山,而作歌曰:'莫莫高山,深渊逶迤;晔晔(yè)紫芝,能够疗饥。唐虞世远,吾将何归?驷马高盖,其忧郁甚大。富贵之畏人,不如贫贱之肆志。’乃共入商洛,隐地肺山,以待天下定。及秦败,汉高闻而征之,不至。深自匿终南山,不克屈己。”(轵:轵县,属河内郡。治今济源轵城。汲:汲县。属河内郡。治今卫辉汲城。)

惨澹:同“惨淡”、“黪淡”。昏黑;哀惨;尽心理虑。《阙题》(唐-王维):“相看不忍发,惨淡暮潮平。”《边上》(唐宋-张泌):“山河惨澹关城闭,人物衰亡市井空。”《白雪歌…》(唐-岑参):“瀚海阑干百丈冰,愁云黪淡万里凝。”《送从弟亚赴河西判官》(唐-杜甫):“踊跃常人情,惨澹苦士志。”

大意:松树下相对而坐的老人,头巾和鞋子一摸相通,相通是商山四皓。他们忧忧郁地看着,搪塞地唱着紫芝歌。时局艰危,愁云惨淡,风声凄严。

这首诗分四层。每层四句。首四句为第一层。表明缘由。“早晨梳白头”时,来了一位“玄都道士”。急忙叫孩子迎客。这位道士挑着一副新画的青松障子。接着四句为第二层。写嶂子上的图画。障子上的松林初看稳定、黑淡、奥秘,挂在阑干上才发现相等真切。松树挺直在阴崖上,枝上挂满霜雪,树盖向上攀附就像一条虬龙。杜甫的想象力实在超卓。他从画中的树盖的形状,想到了“虬龙”。所以第三层便说这个“虬龙”。老夫一向益奇,看到画中有这样“精灵”,便来了兴致。由此吾清新了道士有意,更觉得画工专一良苦。道士的有意是啥呢?末了四句第四层给出了回应。你看画中的松树下,几个穿戴相通的老人相对而坐,就像商山四皓在这边“聊歌紫芝弯”。杜甫清新了。道士这幅画是想通知杜甫:现在“虬龙”攀爬,“时危惨澹”,风生凄严,该学学这四个松下老人,找个地方唱唱紫芝弯了。读到这边,吾想首了杜甫在天宝十四载(755)十月前后写的古诗《奉同郭给事汤东灵湫作》。其中有“坡陀金虾蟆,出见盖有由。至尊顾之乐,王母不肯收。复归虚无底,化作长黄虬。”这边的“金虾蟆”化成的“长黄虬”不就是本诗中的“虬龙”吗?





Powered by 1024视频下载安装包_1024客户端app安卓下载_102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